雙城的創傷——讀《看見》讀后感1000字

雙城的創傷——讀《看見》讀后感1000字: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株小小的花,它倔強地對著太陽,在那火辣辣的陽光下執拗地一點點成長起來。可是花朵還沒有盛開,清風還沒有徐來,一只來自黑暗里的手卻毫不留情地將它壓入塵埃,將本屬于它的燦爛陽光、滋潤水分,遮蔽抽干。被壓入塵埃的花,如何才能盛開?如何才能擁有本該擁有的光明?

十二三歲的少年,本應最不知愁滋味。可在《看見·雙城的創傷》中,我讀到了一個全新的帶給我強烈沖擊的少年們的世界。苗苗,是雙城小學生集體服毒事件中死去的女孩,在柴靜的筆下,我仿佛看到了一個外表文靜柔軟但骨子里繃著一根弦的她,她重感情,心思細膩,用苗苗同伴的話來說就是:“她能理解人。”但就是這樣一個如花兒般美好的女孩,卻在一個昏暗的黃昏里選擇用老鼠藥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她,明明還有,很長很好的一生要走啊。在苗苗留下的遺書里,她讓父母不要難過,讓父母對奶奶好一點,多關心奶奶,因為奶奶很寂寞需要陪伴,但敏感的苗苗又何嘗不需要父母的關心和在意呢,她一個人又度過了多少孤獨無助的夜晚呢,她希望父母能夠把沒有給她的關注和在意,給予同樣需要陪伴的奶奶,并且不要為了她的離去過于難過,這是她留下的唯一遺愿。

雙城的創傷——讀《看見》讀后感1000字.jpg

是什么?讓苗苗的內心不再對生活充滿信心,選擇用自殺的手段逃離現實,去往一個自己心中的“沒有煩惱的世界”。那是一張眾人齊心協力織下的毒網,它交織著嫉妒、嘲笑、冷漠和拒絕理解,密密麻麻地纏繞在苗苗心中生長的花中,一點點地將它拉入塵埃,絲毫不給它喘息掙扎的余地。對小楊的感情是苗苗走上悲劇的源頭,少女的情感如破土而出的竹子一般勢不可擋,少女懷春,人之常情,但這種情感,如果沒有正確的引導,就會誤入歧途,做出傷害自己也傷害他人的事情來。在向小楊下跪道歉和用磚頭砸向自己的腦袋時,苗苗就已經失去了自我。那次聚會上小楊讓她跟另外一個男生親密,是壓死苗苗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些流言蜚語和其他人不能理解她甚至對她的侮辱,是引領苗苗走向死亡的死神。

苗苗的離世,壓在她同伴們心靈上的陰霾無法散去,以至于他們不被理解、不被尊重,甚至還要遭受粗暴的對待和來自不管認識不認識的、熟悉不熟悉的人言語上的羞辱。他們想反抗,可是無能為力,所以他們選擇傷害自己,選擇逃避,選擇用毒藥結束自己寶貴的生命。讀后感www.xjtgqs.live小蔡用刀在自己手臂上刻的忍字,表弟用忍氣吞聲來訴說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不滿,小楊將自己封閉在自責的世界中,小孫用刀刃在胳膊上劃的刀痕,是他們對現實的控訴。

究竟是誰的手,將花拉入塵埃?無從知曉,在這個悲劇里,是眾人的力量將那只來自地獄的手凝聚成形,所有人都難逃其咎,無論是父母的疏于管教和照顧,還是校方不妥當的處理方式和那些無關人員的肆意談論,抑或就是自己身邊最信任最親近之人給的當頭一擊,我們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因為有些事情,我們沒有經歷過,就永遠無法感同身受。

現在,事件中的少年們也都長大,時間也許已經將那件事的痕跡沖刷的一干二凈,可內心曾經受過的苦痛,曾經經歷過的折磨,如何能忘?如何能去原諒?他們心中,是否還有一株小花頑強地與這個不美好的世界對抗,無從知曉,沒有答案。刀劃過的傷口會愈合,身體受的傷可以治愈,但是一個人的心破了,該拿什么來彌補呢?

塵埃之花,應如何盛開?作者:紀菁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