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理想國》讀后感3000字

閱讀《理想國》讀后感3000字:

柏拉圖在哲學上的歷史地位或是說對哲學的貢獻和影響力,迄今為止恐怕是未能有出其右者。寫理想國的讀后感,怕是我最為惶恐的事情之一了,不過既然要寫,我只能本著以億萬分之一的角度去闡述一下在自己的視角里所觀察到的“理想國”是什么樣子,以及這塊巨石落到自己內心的“黑洞”里是否激起了些許漣漪。下面沒有討論其建國思想二十主要在圍繞其哲學思想的層面來寫。

讀理想國的過程中,很多細節的描述和觀點讓我想起了多位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分布在其后的不同的歷史時期,以及不同的國家和地區。我下面想挑幾個比較有代表性的人稍微描述一下自己的想法。

第一卷通過蘇格拉底、格勞孔、克法洛斯和他的兒子玻勒馬霍斯和詭辯派哲學家色拉敘馬霍斯直接的討論,主要引出了兩個問題。正義是什么?正義與不正義哪個更有利?我首先想到的是維特根斯坦。其傳奇天才般的一生我就不贅述了。不過我想到的是他八歲時向家人提出的一個問題,大概是如果撒謊有好處的話,為什么我非要說實話。這在道德常識上顯而易見極為淺顯的問題,然而在哲學邏輯上,卻又很多哲學家對此進行了深入的探究和辯論。而由其衍生出來的理論也一直影響至今。這些哲學家中首當其沖的這位就是柏拉圖書中的蘇格拉底老先生。他的辯論者大概提出了這樣四個觀點:1,欠債還錢是正義,2,正義就是給每個人以適如其份的報答,3,正義是強者的利益,4,不正義會更快樂。接著蘇格拉底老先生一一駁回。我們在這些觀點中也不難看出符合我們價值觀的影子,甚至我們還可以為自己印證到一些大師的觀點,比如我上面提到的維特根斯坦從小對第四條的“歷史之問”。甚至對于第二點,我們甚至可以把孔老夫子找來撐腰,孔夫子對于以德報怨的觀點是持否定態度的,他認為如果以德報怨的話,那么用什么來報答德呢,所以應該用怨來報答怨,用德來報答德,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閱讀《理想國》讀后感3000字.jpg

但是,柏拉圖認為你們都錯了,至于為什么,在圍繞著論述了如何才能建立一個正義的完美的城邦后,其觀點也漸漸浮出水面,總結就是“不正義對于一個行為完全不正義卻有正義之名的人是有利的。”人是一個不同性格混合在一起的生命體,關鍵要使各個部分和諧相處,從而達到正義。而一旦人性(或者神性)受制于天性中的獸性,那就是淪落和不幸。這也在城邦的建造中得到了進一步的闡述,他認為個人具備的不同的品質,主要包括靈魂中的理智、激情和欲望三者,不同的品質各司其職才有正義,城邦和國家也是如此,就是要讓城邦的各個組成部分,安守本分,惟其如此,方有正義。那么問題是,具體怎么做才是各司其職,什么環境下,或者具備什么樣的條件,才能各司其職呢。為什么不正義就沒有各司其職呢?

這讓我想起第二位大儒,之所以成為“儒”,是因為他是我們儒學的學派代表人物。柏拉圖接著在書中說,正義可以被認為是心靈的健康狀態,而不正義就相反,是心靈的不健康狀態。有意思的是蘇格拉底所認為的健康是“合自然的”,而不健康是“自然的”。也就是說蘇格拉底強調的需要進行后天教化,使人趨向于客觀存在的“至善”,而這才是真正的合“自然”。大家如果曾讀過王陽明的著作,有沒有覺得這個觀點有點似曾相識呢?

王陽明的學說在當時其實是對儒家正統朱理學的一次反叛,但仍然是致力于教導人們如何去生活,君主如何治國,甚至用這個來幫自己打仗。這點跟柏拉圖倒是也挺像的。王老先生在認識到他的學說之前也有一段苦苦尋覓天理以成圣的經歷。甚至可以說他的一生一直是為此努力的。為此,不斷嘗試,期間不光是鉆研朱理學的格物致知,也去山上找和尚觀里請道士,尋尋覓覓,轉了一大圈,卻覺得都不是天理,都很狹隘。最終成就傳奇的“農場開悟”。他的研究簡單概括是,一切天理存于心。只要在實踐生活中試煉內心,掃去塵埃,內心就會自顯真理,也就是天理。其中的試煉內心,掃去塵埃,就是其學說中有名的“明明鏡”,我們內心原是明鏡,但積攢了太多塵世的塵埃,以至于模糊,所顯現的就不是我們內心原本的樣貌,我們需要試煉內心把鏡子上的灰掃除,這樣才能感知到來自內心最真實的聲音,并按照內心去行事判斷。

但是王老先生,沒有在他的著作里深入討論這個心,它究竟,是什么?如果繼續問一下這個問題,這一問所能反應出的東西,可能會把我們帶向更遠的地方。然而,我們可能不想搞得那么明白,只想能得到可以通用的真理就可以了,并不擔心和考究它的最終來源。因為我們的目的也許并不是純粹為了追求終極真理的。我們很多偉人圣賢的學說,包括宗教,大都總讓人覺得言猶未盡,沒有徹底,就差那么一下捅破窗戶紙就看到真相。它停住,可能不說明這些圣賢沒能力再進一步,捅破窗戶紙。我認為更可能因為,它所停的地方已經讓他們滿意了,沒有必要再繼續深究了。還可能是故意不說出來,有所擔心與顧忌。

在理想國里,柏拉圖為了得到“正義”與實現“理想國”最終方法,繼續帶著我們往前走。他接著搬出了“快樂”論。純粹的快樂就是脫離了痛苦或者是脫離了相對性的。“沒有經驗過真實的人,他們對快樂、痛苦及這兩者之中間狀態的看法應該是不正確的。”只有心靈以及關于心靈的知識,才有可能接觸到永恒的真實和實質。欲望勾起的所謂快樂,不過只是幻影而已。也因此,正義的人會得到快樂,讀后感www.xjtgqs.live而不正義的人得到再多物質也不如正義之人快樂,也因此,哲學家更適合當國王來治理國家,他們會因為擁有知識與正義而快樂,而更能公正的治理國家,達到“理想國”。想必,大家心里對著所謂的快樂理論并不服氣,好在柏拉圖老先生也并未就此打住,他接著陳述,“至善所能贏得的最大報酬和獎勵”是什么。并拋出他的觀點:“靈魂是不朽不滅的。”一個典型的有神論觀點。他認為,事物之所以會被毀滅,是因為事物內部的惡,而絕不可能是事物外部其他因素的力量。“不正義、無節制、懦弱、無知”這些因素都會使心靈變惡,但是它們不能毀滅心靈。事物是不會被他事物的惡所滅亡的。心靈或者靈魂是一種特殊的東西,惡不能毀滅它,所以,靈魂必定是永恒存在的。而靈魂的本質就在于愛知,正義本身就是最得益于靈魂自身的。并在文章最后引用了蘇格拉底講了一個故事,粗暴概括就是是因果報應的故事,生時造的孽,死后就會有報應。美德任人自取,你選擇怎樣的生活,就會有怎樣的來世。或許這個結尾不能讓您滿意,您也許會說,這么恢弘大氣的一本書,最后難免淪為因果報應的說教。套句中國的老話來說,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在這里的結論是正義者終將獲得正義的報酬,不正義者終將得到不正義的懲罰。

如果這個故事的結尾仍然沒有讓您滿意,我們還可以再接著往前走,我們去往兩千年之后的康德時代,繼續捅窗戶紙。看看同一個學說是如何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下,得到不斷闡釋,并最終走向哪里。康德是德國古典哲學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哲學界極少數的集大成者之一。有三本主要的論著傳世,“純粹理性批判”,“實踐理性批判”,與“判斷力批判”。如果讀過前兩本,特別是在第二本實踐理性批判中,康德重點闡述了“善”,而最終,他也遇到了這個終極問題,到底是什么保證了人們對“善”的選擇,它為什么是好的。我猜他也走過了王陽明與柏拉圖的路,在柏拉圖看上去好像是雞湯式的結尾處,他并沒有停止思考,王陽明停住的地方往前是什么,而柏拉圖所說的“雞湯故事”到底是什么意思。在這里,康德最終引出了上帝。也成為他對“善”最終的解釋,只有上帝的存在才能保證“善”的存在和被選擇,也只有上帝才能對“善”給予所謂的善有善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