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第二十二條軍規》讀后感2000字

閱讀《第二十二條軍規》讀后感2000字:

《第二十二條軍規》的作者是約瑟夫.海勒,屬于一種黑色幽默的范疇。因為我讀的時候比較斷斷續續,期間還讀了別的書,所以最后我看微信讀書上面的時間統計,讀完全書一共花了十個小時多一點的時間,所以大家如果要讀的話,可以安排好自己的時間。

我想大家看到書名的時候,最先想知道的應該是“第二十二條軍規是什么?”,“它的具體內容是什么?”。今天又是六一而兒童節,我怎么可能吊小可愛們的胃口呢——它是一條軍規,其具體內容是:第二十二條軍規規定,只有瘋子才能免除飛行任務,但必須由本人提出申請;而能提出此申請的人必然沒瘋,所以他必須去飛行。

這本書的故事背景發生在二戰期間,飛行任務是指冒著敵軍的防空炮火進行的轟炸任務,而由于飛行轟炸非常危險,主人公約塞連的上司又言而無信的不斷將飛行任務上限從二十五次一直提升到了文章末尾的八十次,如果戰爭還在繼續,可以預料到的是飛行轟炸將無休無止——所以這條逼著大家飛行的軍規,也是逼著大家去死。

這條軍規用這種巨大的混賬邏輯控制了軍隊。

閱讀《第二十二條軍規》讀后感2000字.jpg

“嗬,弟兄們,別誤解我的意思,這完全是自愿的。當然了,我這個上校是天底下最不愿意命令你們去看美軍慰問劇團的演出并玩得高興的,但是我要求你們每一個沒有病得要住院的人立刻去看他們的演出并玩得高興,這是命令!”

“依據科恩中校的規則,只有從未提過問題的人,才允許提問。很快,來參加培訓的就只有那些從未提過問題的人了,于是短訓班徹底停辦,因為克萊文杰、下士和科恩中校一致同意,培訓從不對任何事情質疑的人,既不可能也無必要。”

“第二十二條軍規,凡是想逃脫作戰任務的人,絕對不是真正瘋了。”世上只有一個圈套,那便是第二十二條軍規。軍規明確說明,面臨真實而迫在眉睫的危險時對自身安全的關切是理性思維的過程,奧爾瘋了,可以獲準停飛。他必須做的,就是提出要求;而一旦他提出要求,讀后感www.xjtgqs.live他就不再是瘋子,因而必須執行更多的飛行任務。奧爾必是瘋了才會執行更多飛行任務,而如果沒有非那么多,他就是心智健全的;然而,如果他是心智健全的,那就必須飛那些任務。如果他飛那些任務,他就是瘋子,因而不必飛;但如果他不想飛,那他就是心智健全的,因而必須飛。約塞連對第二十二條軍規這一款的絕對簡潔性深為感動,發出一聲敬仰的口哨聲。

“沒人問你確實對約塞連說過什么。我們問的是,你沒跟他說的是什么。你確實對約塞連說過什么,我們根本不感興趣。清楚了嗎?”“是的,長官。”“那么我們繼續。你跟約塞連說什么了?”

這種強盜一般的邏輯巧妙之處就在于讓人去選擇沒有選擇的選擇——你只能照我說的去做。

“第二十二條軍規說,他們有權利做任何我們不能阻止他們做的事。”

文中對政治家、將軍和商人們進行了許多辛辣的諷刺,透露出了作者強烈的反戰主義傾向——是不是像寫高中語文卷子?

文中的約塞連抱著自己最淳樸的本能與這條軍規做著無休止的斗爭——他早已拿定主意,要活得長久,不行就死在求生的努力之中,于是他每次上天的唯一任務就是活著下來。

我更想說的是,大家在成長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這種茫然無措的情況——就比如《阿特拉斯聳聳肩》的書評一文中提到的情況——我們的環境教育我們需要無私,自私是可恥的,但是如果我們理性的思考的話,那些干凈的自私完全符合一個人的本心本性——是人性本惡嗎?那面對這種情況我們又該怎么做?

文中的牧師就遇到了這種困境:

“牧師犯了罪,這很不錯。常識告訴他,撒謊和擅離職守都是罪。另一方面,人人都知道罪就是惡,而惡是不可能帶來善的。但是他確實感覺很好,簡直是妙不可言。因此,合乎邏輯的結論是,撒謊和擅離職守都不可能是罪。憑著瞬間的神圣直覺,牧師即刻掌握了這種合理的保護性推理,并為他的發現興奮不已。這可真如奇跡一般。他看到,幾乎不需要任何訣竅,就可以把惡性說成美德,把謠言說成真理,把陽痿說成禁欲,把傲慢說成謙卑,把劫掠說成慈善,把偷竊說成禮遇,把褻瀆說成智慧,把野蠻霸道說成愛國主義,把殘忍說成正義。誰都可以這么做,根本不需要什么智力,也不需要任何道德力量。”

我自己給出的一個還在探索中的解決方式就是用盡我所有的努力與理性來排順序,然后找到最本質最不容辯駁的東西——一點點的辨別之后去粗取精——看哪些東西才是站得住腳的——我的生命、我的理性、我有資格追求幸福。

只有分清主次,才能在扭曲的所謂道德世界不至于隨波逐流。